宋会瞧

七秒钟的记忆

一人拔牙两人害怕(日常 一发完



ooc 





莫关山今年21岁,突然发现自己开始长智齿了。

一会痛,一会不痛,一会剧痛,一会有点痛。

莫关山捂着腮帮子:卧槽你大爷的。

连续几天吃嘛不香,连觉都睡不好,更别提那个了。那个,就是那个嘛。贺天表示莫仔难受,他也跟着捉急。莫仔仔牙疼连带着食欲也一落千丈,贺天有好几天没吃过他做的菜了,还有...就是那个嘛,贺天这么体贴,才不会在莫仔难受不爽的时候要求那个呢。

“啊。”

“啊......”贺天张开嘴示意莫关山也张大嘴巴。一只手拿着一个小手电筒朝嘴巴里照,另一只手拿着棉签轻轻在最里面的牙齿周围按压。

“疼疼疼!!!”棉签只是轻轻戳了戳内壁,莫关山就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戳牙龈的不是棉签,是锤子。莫莫仔眼里噙着泪花,一脸生无可恋的躺在沙发上。最硬的汉子被牙疼给打败了。贺天僵硬的丢掉棉签,遗憾地说:“仔,咱们还是去医院吧。”

有哪个人类愿意让冰冷的器械在自己嘴巴里鼓捣?没办法,实在没办法了。上网搜了搜口碑比较好的医院,贺天立马开车带莫关山到了医院。

挂了号,坐等叫号。

从踏入医院的那一刻开始,莫关山就被抽了魂似的,贺天叫他干啥他就干啥。坐,好的坐了;喝水,好的喝水。贺天的心情异常复杂,又心疼又想笑,平时也没见得多听贺天的话,作天作地的小莫仔就这么被智齿打败了!!瞧瞧那小脸蛋,没有一丝笑意,瞧瞧那小眼睛,没有一丝光彩,捂在腮帮子上的手就没放下来过。贺天假装拿手机听语音,实际上朝着莫关山的方向打开了照相机,莫仔小可怜儿~太可爱了~必须拍下来保存~~

没人性的贺天在被叫到号的时候还是紧张了。上网查询的时候看见说长歪的智齿还得开刀!!!贺天真想土拨鼠尖叫,开刀!!在嘴里!!开完还得缝回去!!再怎么笑家里的小恶魔被智齿治住了,总归还是不舍得他受苦。而且小恶魔是被自己宠出来的,自作自受,受制于人,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啊!医生!!你快给我家莫仔看看牙!!我家莫仔可可怜了好惨的最近吃不下睡不好......

“先去拍个片吧。”医生放下棉签,示意莫关山从躺椅上起来,跟护士去拍片。已经麻木的莫关山拖着腿跟着走了。贺天已经笑不出来了,看见放在托盘上的钳子,锤子(?)他也要崩溃了。

“你看,下面这两颗智齿只长出了一点的原因是因为都长歪了,其实都藏在底下,还是得尽早拔掉,时间一久挤到前面的牙齿,前面的牙齿也得被挤坏了,到时候就不是拔两颗牙就能解决的了。”医生松开鼠标,推推眼镜,看向已经呆滞的两个人,开口安慰道:“不用担心,你这都不算很歪的,有些人整颗牙都藏在下面,还得开刀呢。”

医生看见红头发的男孩子满脸惊恐地看向黑头发的男孩子,仿佛听见了他在用眼睛呐喊:开刀!!!!!!!你听见了吗!!!!!!!!他要在我的嘴里开刀!!!!!!!!!!黑头发的男孩子更是一脸不会吧真的要开刀的惊悚:听见了!!!莫仔!!!!你好惨!!!!!!

“咳咳,这位,莫先生,不是你需要开刀,我只是举个例子,你不要害怕,你的情况还不需要开刀,只是歪的智齿确实比较难拔,没点经验的医生还不敢随便给病人拔呢,我拔过的智齿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什么样的智齿我没见过,你的智齿balabalabala……”

莫关山&贺天:我是谁我在哪.jpg

“好了,那么今天你要拔哪边的智齿呢?右边?右边这个稍微严重一点,那就右边吧,去躺着吧,小刘,准备麻醉剂。”医生一脸矜持的示意莫关山,指指拔牙躺的床让他躺上去。

莫关山:“.......”

贺天看着躺在那里的莫关山,兔死狐悲,悲从中来,来来去去,去去来来......“家属去外面等着吧,顶多半个小时就好了。”

贺天隔着玻璃看着医生拿着老长一个针筒往莫关山嘴里伸去,不停在心里念着卧槽卧槽卧槽莫仔莫仔莫仔挺住挺住呜呜呜我的莫仔啊是我不好呜呜呜呜呜莫莫仔好惨卧槽卧槽莫仔看起来好痛啊眼睛都闭上了小手都攥紧了卧槽卧槽怎么还没好打个麻药这么久吗卧槽卧槽庸医!!庸医!! .......

如果莫关山知道贺天内心的os,只会想说一句:傻逼。

针伸进嘴里的时候,莫关山:卧槽卧槽卧槽来了来了来了来了卧槽卧槽卧槽妈妈妈妈妈妈妈妈贺狗鸡!!!!

针扎进去的时候,莫关山:扎了吗扎了吗扎了吗咦好像不痛诶咦厉害了我的医生牛逼啊!

因为害怕全程紧闭双眼的莫关山只感受到了针扎进去的一点触觉和医生一边揉他脸颊一边缓缓推针筒的动作。对此他只想竖个大拇指:医生,goodjob,我相信你拔了一千颗了。

等了几分钟,在莫关山的舌头和下嘴唇都跟吃了花椒一样被麻住之后,医生叮嘱:“要开始了,过程中有任何不舒服举手示意,好吗?”

莫关山:点头点头。

滋滋滋......

唰—唰—唰—

为什么有焦味?医生到底在干什么??他到底在钻什么??可以开始拔牙了吗??那个是什么啊一直在嘴里吹风我的喉咙好干啊我的嘴巴好累啊嘴唇好干好想咽口水但是能动吗还是不动了......

在感受到了医生轻轻晃了晃整颗智齿,然后又过了一会之后,医生往莫关山的嘴里塞了棉花,“咬紧,好了,可以起来了。”

莫关山:我的嘴巴好累好干好麻哦……

看着一脸受过摧残的莫关山从里头出来,贺天心里可不得劲了,心疼的不得了,忙上去把人搂在怀里:“莫莫仔,痛不痛,还好吗,我们家莫仔受苦了......”

嘴巴咬着棉花麻药劲正足的莫关山自己倒是已经松了一口气,拍拍贺天的背含糊不清的说:“打了麻药不痛的,就是嘴巴好累......”

贺天还是心疼死了,让他坐着,自己去询问医生具体情况,问了注意事项,医生结束时说了一句:“一两个星期后可以来拔另一边的牙。”

贺天:你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见。

缴完了费,回来牵了莫关山往外走。

“医生说棉花要咬半个小时再吐掉,咬久了也不好,我问了有没有止痛药什么的医生说用不着,还得看后续反应,你有什么不舒服不对劲一定要跟我说,不要用舌头舔伤口知道吗,也不能漱口,晚上你也不好吃别的,我给你煮粥好不好?现在还难受吗?什么感觉?.......”絮叨了一路的贺天,一直到家,小心翼翼的扶了莫关山进屋,看着他在沙发上坐好,才转头去厨房煮水。

莫关山:我拔的是牙不是腿啊?嘻嘻嘻贺天好贴心哦。

“等会棉花吐了先喝口水,温度应该刚好,小口喝知道吗?明天别去上课了我给你请假,我也在家里陪你。晚上想喝什么粥?我做不好的就叫外卖好不好?”贺天在莫关山身边坐下,抬头还要继续说,就看见莫关山抿着嘴笑着,眼睛都眯起来了,右边的腮帮子还有一点点肿,温顺可爱的不得了。贺天被萌的心肝一颤,下意识的放轻了声音:“怎么了?笑成这样?”莫关山只是笑,凑过来轻轻碰了碰贺天的嘴唇,贺天也笑起来,摸着他的头重新亲了上去,只是伸出舌头将莫关山的嘴唇仔仔细细舔了一遍,拔完牙很干燥的嘴唇重新变得湿润粉嫩了。

莫关山:贺狗鸡好帅哦,嘻嘻嘻。就是麻药还在完全感受不到呢.......





过于沙雕..........嘎嘎嘎嘎嘎





贺二公子和莫少侠(一)


OOC


“贺王爷年轻的时候那可才是威震四方呢!奉先帝旨意,镇守边疆,打退了不知多少胡人!那威风!我们老百姓有今天的好日子,一半可都是贺王爷的功劳!没看见前头王府上边的牌匾吗!北静王府!那可是世世代代传下去的!一看你就是外边儿来的......”茶楼里的伙计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了客人前头的碟子,一边对经过青阳城的商人普及青阳城所有老百姓都知道的事情。

“是吗!嗬!那可真够厉害的!”商人瞪大了眼睛,心想那可真是顶顶尊贵的人物了,稍后又压低了声音问“可是我听说,这......自古以来不都有功高震主这一说吗,北静王这么厉害,那位......”商人指指头顶,到底没敢说出来。

“哼”伙计把抹布往肩上一扔,暂停了手上的活,“这你可就不懂了,当初......那位,从先帝那么多位皇子中,你懂吧,一半的原因可都是因为我们北静王爷!”商人听到这撇了撇嘴,还你们王爷呢,嘴上还是继续说道:“我说呢!原来还有这等内情,听说王爷还有两个极出色的儿子......”“那是!龙生龙凤生凤,北静王爷的嫡子自然也是极为出色的!世子十四岁就跟着王爷上战场了,早不知道立了多少功啦!二公子.....”伙计停顿了一下,还是继续说道:“二公子虽然听说体质不太好不适合习武,那也是风姿绰约的人物,只要他往这大街上一走,姑娘们的荷包都能将他砸晕喽!”伙计嘿嘿一笑,似乎是想起之前贺二公子自打被青阳城的姑娘们吓退一次后,再也没大摇大摆出过门了。“是吗!可惜我是没机会见到了......”伙计不管商人自己低声的嘀咕,继续往下一桌招呼去了。

青阳城北边坐落着北静王府,面积广阔,两座石狮子静静竖立在朱门前,不怒自威,门前宽阔的能让三辆马车并排走的街道从来没有闲杂人等敢接近。北静王府是青阳城百姓心中最厉害的存在,但也没人敢接近这尊贵。

青阳城南边是祁连山。山上终年云雾缭绕,深山老林的也没什么老百姓敢上去,只有些猎户和药农会进山打猎采药维持生计。但也决计不敢往前深了走了。

“师傅,徒儿这一走不知何时才会回来,请师傅多保重。”

“嗯,你既已成年,自该下山去看看。为师也教不了你更多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师兄......”

“......”



注:祁连山非彼祁连山,祁连山又名天山。

方位问题不要太在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现实世界太恶心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可能无法见证挣脱枷锁的世界了

ABO 当然是发情期啦


其实只是为了开车 跟ABO没多大关系 


私设如山 巨ooc

巨雷!!!!

慎入!!慎入!!慎入!!





https://m.weibo.cn/3927323656/4305799717085548


链接已更新

翻了再跟我说呀




第一次开车 献给巨巨巨巨巨可爱的毒液 毒埃大旗摇起来!!!


r18

失禁play!!巨雷!!!新手!!!第一次开车!!

慎入!!慎入!!慎入!!


https://m.weibo.cn/3927323656/4305319251105464




翻了咋整













🔒了!!!!!

💥一个恭而🍵:

#胜茶##授权搬运##自汉化禁转# 作者:マッダ  ‖  Twitter: @m2d08
翻译:囧囧 ‖ 修嵌:恭而   ✖︎禁止二次上传。

出去聊聊吧x (。ì _ í。)

【贺红】Monogamy

大拇指

速溶列车:


  • 短小,有肉


  • 由 [这张图] 衍生出的小故事


  • 感谢old先老师给我灵感激情码字





——————————————————————




风花雪月不肯等,要献便献吻。


 


 


01


贺天很容易晒黑,这是莫关山最近才发现的事。


这次两个人去海岛度假,整理了老半天行李还是没带防晒霜。


莫关山嘴上说老爷们涂什么娘唧唧的乳液,心里还是有一点顾及的。


公司小姑娘在私下讨论新来的小经理好像是冷白皮的时候被他听到了,莫关山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于是赶紧依靠了下搜索引擎。


原来是夸自己白。小经理脸上mmp,心里笑嘻嘻。毕竟他一直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主。


这都要怪贺天。老喜欢讲荤话刺激自己。以前还上学的时候就跟狗皮膏药似的,一寸不离,跟得了皮肤饥渴症似的。


勾着,抱着,倚着,靠着,总之能开发各种姿势黏糊。


莫关山彻底成了贺天的大型抱枕。


到现在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贺天不满三十,早年的青涩和犹豫都褪得干干净净,性子变得更加稳重、执着和果决。也变得更难应付了。


一米八几的人整天要亲亲抱抱摸摸头,莫关山感觉自己成了幼儿园阿姨,遇上的还是最难搞的小橡皮糖。而且这块橡皮糖无所畏惧,把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就怕莫关山看不懂。


有时候非要在公众场合牵手。莫关山不是不愿意,就觉得害臊,但也不想扫贺天的兴。只好把手伸到那个人的口袋里,嘴里骂骂咧咧,脸红得跟小番茄似的,一戳就有汁水咕噜噜渗出来。




 


02


莫关山恍了个神,瘦弱的光线从床边蔓延到床脚,他感觉自己身上多了件外套。


贺天捏了捏他的脖子,怕小莫仔晒黑。


直到下了楼他才发现这件工装服明显大了一个码——是贺天的。


莫关山瞟了眼显然不衬那人的明黄色T恤,低头闷笑。


——幼稚鬼。


 


这又是贺天的另一个怪癖了:喜欢跟莫关山换衣服穿。


从他们还没滚到一起的时候贺天就有这个追求了,最初是强迫莫关山穿自己的衣服,然后给他买耳钉买项链,又发展到情侣装,现在这个属于升级版。


莫关山觉得贺天的衣服都乌漆麻黑的,也没什么其他想法,穿就穿了。但自己的衣服以亮色为主,贺天又有一身小麦色的肌肤,这下就显得更黑了。


但本人一点都不在意。


“有莫仔的味道。”贺天这么说。


莫关山有一点能理解他的意思,事实上他穿着贺天的衣服也能感觉到。领口和袖子的部分尤为明显。有时候贺天工作压力大,衣物上会浮着烟草和咖啡的苦涩,又冷又生,而内里却盛满他身体的荷尔蒙气息,缓缓展露并最终主导,倒也不凛冽,像镀了冰霜的炽热,缠绵而克制。


后来莫关山问贺天:“我是什么味道的?”


他想都没想:“爱我的味道。”


 




03


他们从沙滩回来的时候就变了天。


贺天走在前面,穿过一堆汗湿的赤裸身体,黄色上衣扫过莫关山的眼睛,撞在心里。


他胸口被弄得一阵痒,去牵贺天的手。


“快点走。”


贺天转头看莫关山,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惊喜,迫不及待把他的手拢在自己掌心里。他的手温度很高,热乎乎的手指戳在莫关山软巴巴的手心,用力抓了抓。


莫关山当时眼前只有贺天的背脊,都没注意两个人放慢的脚步。他的脖子和手肘晒得很红,像是被烈日生生舔去一层皮。


明天一定要去买防晒霜,莫关山想。


 


贺天不知道又起了什么心思,突然把莫关山扯到怀里。


“我想试试在雨里接吻。”他的声音散漫,像烟一样融在空气里。


莫关山没出声。他在考虑这个提议的可行性。曾经在电影里看过无数遍的画面,真正落到自己头上了就觉得一点都不浪漫。


雨水肯定会跑进嘴里。脏兮兮、湿嗒嗒。也许还会渗到眼睛里,全是细菌。


贺天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又问:“好不好?亲一下。”


一滴雨落下来,穿过莫关山的睫毛滑到嘴唇上。他眨了眨眼,面前绿的是树,灰蒙蒙的是天,全都浸透了人间的湿气,遥远而模糊。


贺天是清晰的。这具年轻而结实的身体里盛满清澈浓郁的爱,在磅礴大雨里撑起一块明亮。他在问自己的意见。贺天以前肯定不会这样做。霸道而执拗,想到哪里走到哪里。


也许是想闹闹自己呢?也许是什么新的恶作剧?毕竟没人看的透他脑子里在想什么……莫关山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答案,他只知道自己的回答。


当然好。为什么不好。


他抓起贺天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孤零零的重量锁在自己的掌心:“别问。是不是男人?”


 


雨水从嘴角渗进来,淌过彼此的舌尖滑入喉咙。


真苦。莫关山尝到了贺天的味道,像烟盒里剩下的最后一支烟,充分燃烧后的饱满烟草。他的眉头都拧了起来,皱巴巴蹙成一团。


可是不想停下。


苦就苦吧。莫关山很喜欢接吻。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贺天很会吻。


虽然莫关山没和别人亲过不好判断这一点,但他每次都能弄得自己神志恍惚。还有某个部位的强烈生理反应。


对莫关山来说,和贺天接吻是表达欲的出口,是在唇齿交融间消化着心动,是对峙,是欢呼,是共鸣,是赤裸裸表达“爱”的方式。


于是他揽着贺天的脖子一脸得意。


“小帅哥。吻技不错。”


 




04


第二天莫关山醒来的时候贺天不在,他进门的时候莫关山吓了一跳。


怎么变得那么黑了?


莫关山憋不住笑,把人扯到镜子前面:“看看。镜子都被你黑裂了。”


贺天慢悠悠地摸了摸下巴:“我觉得更帅了。”


确实。莫关山不可置否,很帅。


他很喜欢。


贺天挑了挑眉,一边脱衣服一边讲小时候的事情。跟贺呈去雨林,回来的时候家里的阿姨都不认识了,连救回来那条狗都不朝自己叫了。


莫关山很少听他讲以前的事情,更别说这种还带着点温馨色彩的小故事。心想回家一定要问问呈哥有没有贺天小时候的照片,必须好好嘲笑一下这狗鸡。


 


“莫仔,帮我涂防晒霜。”贺天在他脖子后面讲话。


声音太近,莫关山甚至能感觉到贺天的嘴唇贴着自己的皮肤,呼出的热气把那一小块涂得泛红。


“不嫌热啊……”莫关山也不管酒店里开的空调有多低,别扭地耸了耸肩。


他转头看了眼贺天黑白分明的肢体,手往床上一指。躺着去。


贺天满脸灿烂,往莫关山睡的那半边扑,左肩红了一大片。


操。这狗鸡去干嘛了?


莫关山一开始只惊讶的瞪着他,还走了个顺拐。后来眉眼间泛起笑意,怎么都停不下来。


“贺,贺天,你去纹身啦?”


贺天撑着脑袋对他眨眼,昨天晚上趁你睡着去的,不来看看?


莫关山知道贺天有点疯。但没想到他能做到这个地步。


他纹了自己的名字——MO


很小一个,红色。


像火的刺眼,把周围的皮肤劈成两半。


“把我的星星盖住了。”贺天说。


纹身下是他的胎记,浅棕色。形状很像一颗星。贺天曾经对自己说,是这颗东西带我找到了你。


那时候他的眼睛在灯光下反着光,安静得使莫关山的耳朵轻微发烫。


贺天喜欢自己,真心的,喜欢莫关山。


“我有了你。就不要星星了。”贺天又说。


莫关山感觉不妙。他手臂上的血管一根根发热,沿着轨迹上涌到大脑,牢牢贴合,寸寸爬行。原本在四下无人时才敢暴露的小心思现在却窃窃私语想要冲出心脏。


他想要辗转四方,想要海盟山誓,无论多少个春秋都好。什么都不重要,只有他是重要的。


贺天这时候语气含着笑:“是不是感动的要死?”


“你个傻逼。知道了吗,我带给你的有多痛。”莫关山去摸那颗燃烧的星。


“星星燃烧了,然后开花,长出了莫关山。”


 




05


“做吗?”


当莫关山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抱着贺天可能还有一丝良心能顾及彼此都不怎么好受的身体。


事实是他确实没有。


莫关山早该想到的,为什么贺天要让自己帮忙涂防晒霜。


都晒成这样了还涂个屁!


今天下雨涂个屁!


爱令智昏。




【贺总的玛莎拉蒂】


 




06


贺天第二天刷牙的时候发现自己手上有个戒指。


品牌和意义他都知道。谁送的……也知道。


他心里五味杂陈。


直到贺天往外走的时候看到莫关山。他在整理行李,也看到了自己,瞪大眼睛,直挺挺呆在那里没有一个动作。


胸前挂着一个戒指。


贺天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扶了500个老奶奶过马路,不然怎么会遇上这么个绝世甜心。


想用力去吻他。从额头到眼角和耳边。


再到光洁的锁骨和脖颈。


然后一路往下。


握住他的手,把二十五年对他的爱,吻进他的骨子里。


莫关山可真了不起。


怎么就能用一个戒指把自己锁在他身边呢。


所以他也用同样的那一个把他交给了自己。








————————————————


*先解释一下标题:mono的意思是单个,gamy有狩猎的意思,引申为游戏。


所以monogamy的意思就是只和一个人玩游戏。也就是一生只爱一个人啦。


*关于那个卡地亚戒指....其实最早是由中世纪女性的贞操带演变而来的。后来LOVE系列就表示对爱情的忠诚,以前男士购买的话一生只能买一个,意思也是一生只爱你一个。和标题算是呼应吧。


欢迎各位来和我讨论剧情,如果还合您胃口请不要吝惜评论、小红心、小蓝手。

同人文的质量真是.......一down再down.......求求大家提高一点要求吧 这样只会越来越差的.........

【贺顶红】ABO part 1

很强!!!!

那些。:

ABO、R20


预警:ABO私设注意


关键词:初chao前夕、卫生棉条


链接:


微博H5:点我


2018/6/4 感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的小伙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挠头),看见评论很开心,叽嘻嘻,给大家表演一个土下座好了(跪)。很久没正经写肉文了,总觉得那篇男体盛是自己的极限,但是又想试试新花样,就又出来祸害角色了(挠头)。因为贺红两个都未成年所以短期内不会涉及标记问题,大概不会触及道德底线,唔,写这种不插入的肉很好玩,写着也蛮开心(啥),总之感谢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