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会瞧

【ONENINE二三事】一发完

对啊!!贺天怎么可能因为当了明星就不亲毛毛呢!!!不存在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么么哒!!!!太太们都是人间宝藏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酷的油闹:


*明星退圈梗 ooc
无逻辑产物 准备考试期间摸个鱼



1.

“所以你在气什么,不过是个小粉丝罢了。”
贺天指间的烟还没灭,声音里带了点疲倦。

他想不明白莫关山怎么了,演唱会是他们的工作,不是什么耍小孩子脾气的地方。贺天自诩是一个称职的男朋友,但他同时也是这个乐队的队长,他得为粉丝、队友负责。

展正希和见一在化妆间里还没换完衣服,外面安可的声音已经一浪接过一浪。
而眼前这个人,却好似一点责任心都没有。
不过是谈话期间找上来的小歌迷,过激了些的贺见cp饭,不知从哪掏出来的p图大报。之后莫关山就开始总是走神,一下台脾气却比谁都大,第一个换完衣服就摔门出来杵在窗口吹风。

莫关山盯着他看了三秒,垂下了眼睛:“没什么,我错。”

莫关山难得服软,贺天一时间没了脾气。但他难得的,从莫关山的眼神里看不出情绪。
贺天想伸手揉莫关山的脑袋,被他不留痕迹地躲过:“他们出来了,上台吧。”



2.

莫关山出来的时候贺天在角落里抽烟,黄昏的夕阳通过落地窗透进来把他身影拉的很长。

贺天抬头看见他,在垃圾桶上灭了烟。
他微红着眼睛皱起了眉头:“…你认真的?”

莫关山捏着解约合同的手紧了紧,偏过头去不看他,低垂着眼睛说:“我回去了。”停了一秒又补了一句,“对不起。”

他侧过身子绕过贺天,头也没回地走了。


莫关山赔了巨额违约金,差不多把他这些年赚的都赔了进去。贺呈就是贺呈,不会因为贺天就不让莫关山赔钱了的。

他解约前也没告诉任何人,前一场演唱会谈话时间还对着歌迷们笑着说:“我们十周年的演唱会你们也会来吧?二十周年呢?”
台下歌迷们激动着挥舞着应援手幅,大声地喊着:“会!”

谁也不知道莫关山会走得那么地突然。

3.
莫关山花了一个晚上把在贺天家里的东西理好,他知道贺天今天大概率不会回来了。
毕竟见面也会难堪。

他给贺天最后做了一次炖牛肉,放在饭桌上下面压了张纸条:“再见。”
想了想还是把纸条抽出里揉了揉扔进了垃圾桶。

他还记得第一次来贺天家的时候里面毫无人气,简单的家具和一扇覆盖了整面墙壁的落地窗。
现在离开的时候才发现,他对贺天有多残忍,多出来的家具,擦拭好的锅碗瓢盆和墙上的照片,每一处都有他的气息。
要是自己,大概直接会换个房子吧。

莫关山锁上门,拖着两个行李箱下了电梯。

他刚出电梯,没想到还是遇到了贺天。
贺天手上还是没熄灭的烟头,这是今天莫关山看到的第三次了。

4.
“我能问一句为什么吗。”贺天回来的路上开得飞快,他发现自己还是想要个理由。
不管是离开ONENINE还是他,莫关山都不给理由。

理由。
大概是他还是融入不了这个娱乐圈。
大学时候他们就凭着好玩的心态做了一支乐队,新生晚会就在校园里火了起来。见一想接着做下去就让贺天开了个后门进了他哥哥的娱乐公司。他们练习了一年就出道了,凭着四人四色的样貌和性格,迅速圈了一大批粉丝。

那个时候他们才大三。
莫关山被突如其来的人气和金钱给吓到了,但他没想到后面的路会那么难走。

他的父亲被人挖出来津津乐道,他的母亲被小女生堵地出不了门。他的恋人贺天能在媒体面前面不改色地说自己是单身,连现在的他,都能撒起谎来不打草稿。

贺天不知道刚开始当练习生的时候他因为资质最差没少挨老师打,以他原来的脾气他早就不干了。
贺天不知道他一个人出日程的时候遇到歌迷在外面吵了起来。一个女生朝着另一个吼:“莫关山可不就是个拖油瓶黑料一堆!”
贺天也不知道莫关山有的时候会上网看评论,他抱着贺天的照片能被下面辱骂捆绑、炒作、除了这些一无所长。贺天抱女粉丝的照片下面却是风平浪静,全是羡慕嫉妒恨。
他脾气最差,不懂隐藏,黑脸的照片一堆一堆。


他最讨厌听到他是组合的拖油瓶。

这部舞台剧没有尽头,他听不到掌声。

5.

“我说了对不起了。”莫关山的不看他的眼睛,“让开,我很累。”

“我也很累莫关山。你突然说分手又突然要解约,你把我当成什么?”贺天摔下了莫关山手里的行李箱,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胛骨。

他什么时候那么瘦了。

“滴。”停车场与电梯间的门被刷开,别的住户走了进来。
贺天别过了头,放开了莫关山。
来人好奇地看了一眼他们,很快就上了电梯走了。

莫关山好笑地看着贺天放下的手:“你要理由。”
“对。”
莫关山凑近了点贺天,扬起了头:“你亲我。”
贺天有些诧异:“随时都会有人进来…”
“对。”莫关山打断了他的话,“这就是理由。”

和贺天有牵扯,注定还是要卷入那个漩涡。
逃跑吧,莫关山。

6.
这个世界发展地太快了,娱乐圈更是日新月异。
前一个月开了全国巡演的ONENINE,谁也没料到陨落地那么快。

从莫关山解约开始,整个组合就进入了调整期,不再活动。
ONENINE的偏激歌迷们举着“背叛者”的旗子砸了莫关山母亲的小花店。
贺天黑着脸飞日本拍之前就定好的单人杂志时,砸了一台问对莫关山看法的记者的摄像。
贺天生日趴混进了私生饭,拍到了展正希和见一在房间角落亲吻的画面。
以及贺天一声不吭坐在吧台喝酒的背影,手指尖的烟头熄了又亮。

ONENINE解散了。

一场记者发布会,只来了贺天。
“我是ONENINE的队长,所以今天由我来回答你们的问题。”贺天脸色有些憔悴,但气场依旧强大,“这是ONENINE最后一场发布会,以后这个组合就不会再活动了。”


7.
-请问贺天你会继续走歌手这条道路吗?
-不会,ONENINE是我唯一继续唱歌的理由。

-你怎么看展正希和见一之前被爆出来的丑闻。
-麻烦注意你的措辞。这件事情是他们的私事,我不方便回答。

-你如何看待歌迷中流传的是莫关山毁了ONENINE这个说法。
-他本身就是其中的一份子,ONENINE这条路是我们一起选的,结束的决定也该我们一起承担。

-请对你们的歌迷说句话吧。
-…

贺天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只说了一句:“谢谢你们,再见。”

8.

见一开了家酒吧,昔日学霸展正希考了研究生在本地的大学读研。

三条街远就是莫关山的餐厅,规模很大。莫关山的厨艺是他的歌迷们的一个惊喜。念旧的歌迷吃过一顿后广发宣传,再加上营销号时不时地提及一下以往如日中天的ONENINE,总有人说起这家餐厅。

餐厅的一面墙上挂着ONENINE的合照,四个大男生唯独莫关山皱着眉头,但依旧掩盖不住他们身上年轻的朝气,旁边的白墙上就有见一和展正希的签名,还画了一个很大的爱心。

见一为人总是相当地大条,他从来不看贺天的眼色,每每都约展正希去莫关山的餐厅吃饭,贺天的脚步总会顿一下,然后找个拙劣的借口不参与这个聚会。
“你真的不来吗,小红毛的手艺那可是相当好。”

我当然知道。
贺天边走边踢飞了路边的石头。

9.

贺天还是这个城市的贵公子,开始跟着他哥哥游走在商界,学着收起当艺人时的情绪,不动声色地观察别人的想法。

他有时候会路过莫关山的餐厅,这个餐厅的火爆程度已经到了需要预约才能吃上饭,这是他没想到的。

他无意中会想起莫关山给他做早饭时候的背影,还有他抱上去时莫关山的话。
“我觉得做饭比当明星简单多了。”

莫关山不止说过一次,贺天全都当生活中一点小小的抱怨。

贺天在一群阔太太里还是很受欢迎的,贺家业大,掺和着黑道白道。贺天长得又好看,总有人旁敲侧击地来问亲事。

“所以…”贺天停下了手中的晚饭,似笑非笑地看着贺呈,“我们家里已经沦落到要卖弟弟了是吗。”

贺呈不为所动地擦了擦嘴角,向保姆示意了一下撤餐具,才接到:“难为陈夫人那么喜欢你。”

“我不去。”

“贺天。”贺呈盯上贺天的眼睛,“这是礼貌。”


10.

贺天出于礼貌的问句引起了大麻烦。
他只不过问了一句那位女生一句想吃什么,对方在电话里都能听到欣喜:“能去莫关山的餐厅里吃饭吗?你们之前不是一个组合的吗?”

“…”
“我是说,如果可以的话。”女生矜持了一下,“我能问莫关山要个签名吗,我很喜欢他,之前。”

她特地加了个之前,听起来是希望贺天不会吃醋。

“…好的陈小姐,我周六来接你。”

贺天挂了电话,烦躁地点了根烟。

莫关山近半年对他的不闻不问,开了餐厅也没邀请他去开业,反倒见一和展正希每天去蹭吃蹭喝的很开心。
女生提出来的要求,只能说为他找到了一个很合适又不怎么合适的借口。

莫关山,还会在乎吗。
如果他带着女生去吃饭的话。

11.
贺天没想到他连饭都吃不上。

他好不容易等到了周五,才勉为其难地给莫关山的餐厅打了个预约电话。

“明天晚餐吗先生?抱歉都预约完了。”
“我付双倍的钱。”
“抱歉,不行。请您换个时间或者下次早点预约,谢谢。”服务员的语气突然变得不太好,显然是不喜欢这种金钱至上的态度。


莫关山找的什么服务员,态度那么恶劣?

果然,见一在电话里的笑声快要穿透电话震破天花板了。
“贺天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
“见一。”贺天吐了个烟圈,“你再笑我就把你没穿裤子的照片挂网上。”
“…”见一就是见一,笑声收的很专业,“小红毛电话没换啊,你可以打给他。他一直留着一个房间给我和展正希的,赏赐给你了。”

“需不需要我再提醒一下你我们分手了。”

“你还打算让我帮你去讲?不过你要跟谁去吃饭啊这么会挑地方。”

“相亲对象。”

“…你有病吧贺天!”

12.

贺天比自己想得还要怂一点,莫关山走进包间的时候他解释的欲望已经到了喉咙口了。

好在这位陈小姐反应比她快一点。

“初…初次见面。”陈小姐蹭地站来起来,脸上染着淡淡的红晕,“我是你的粉丝。”

贺天:?
陈小姐刚见到贺天还蛮客气地握了握手,标准的微笑,像个淑女,脸一点都没红。

莫关山倒是也没想到是这种局面,见一添油加醋地说了一堆话,中心主旨无非是贺天被逼着去相亲,相亲对象是自己的粉丝,希望莫关山给个脸赏个包间再去签个名。

他以为这位小姐可能只是客气了一下,没想到是认真的。
真巧,在他为数不多的那些个唯饭里还藏着一个大小姐。

“谢谢你。”莫关山笑了笑,将手里的炖牛肉端到了桌上,“听说你想要我的签名,但是我已经不做歌手了,签名也没什么用。不如尝尝我的菜吧,这是我亲自做的。”
粉丝服务十分到位地又送了个微笑。

“那…能合个影吗。”陈小姐有些紧张地搓了搓衣角,“如果方便的话。”

贺天:??

“可以。”

贺天也从位子里退出来:“一起拍吧。”
“啊。”陈小姐为难地叫了一声,“那谁拍照?”
莫关山不动声色。


“…”贺天有种被过河拆桥的感觉,“我拍。”

13.

“莫莫做菜真好吃。”坐在车上的陈小姐显然还徜徉在幸福里,“以前经常给你们做吗。”

莫莫?
贺天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经常给,我做。”

陈小姐当然没听出这个我字的重音,在那里兴致盎然地发着微信头也不抬:“你们也太幸福了吧,我一定多去几次给莫莫带生意。”

“…”

这次约会明显是愉快的,他送陈小姐下了车,转身就能听到了她跟闺蜜间的通话。
“我吃到莫莫做的菜了!”
“巨好吃!超幸福!”
“下次带你去!”

莫莫。
莫关山的菜。
以前属于他独占的东西,怎么就跟他无关了。

14.
晚近十点。
贺天在莫关山餐厅门口的街对面抽了四支烟才等到他锁门回家。

他看着莫关山跟员工道了别,往西边走。
西边是他解约后新买的单身公寓。

贺天慢悠悠地跟在他后面。

莫关山看似无意地拐进了一个巷子。
贺天嘴角勾了勾,拐过弯果不其然划过风声就迎来了一个肘击。
他利落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肘。

“…贺天?”莫关山恍了恍神已经被贺天压住手肘按在墙上,漫天的酒气和烟味扑面而来。
“莫莫。”贺天眯起了眼睛,仔细地看着眼前的人。
还是那头耀眼的红发,不服气的嘴角微微扬起,止不住地想让人亲他。
“她们都叫你莫莫。”贺天松了劲,把脑袋埋在了莫关山颈间,“本来莫莫只有我叫的。”




15.

路边偶尔路过的人总会情不自禁地看一眼巷子拐角处的两个人影。

贺天不知道去哪喝完了酒,可能还吐过了,他换了身帽衫。他容颜未变,依稀间有种回到高中的感觉。夜风有些凉,更衬得贺天跟他相亲的皮肤在发热。
他有点不忍心,但还是把贺天揪了起来:“贺天。”

贺天用了点力挣脱了他的手,伸出手去把他抱得更紧了点。

“我头疼。”
“你别推开我。”

“…”
“你傻逼吗?你要站到被人认出来吗。”
莫关山拨了拨贺天的碎发,堪堪能遮住他半边脸。

贺天听他骂人抬起头笑了笑,抵住了莫关山的额头亲昵地蹭了蹭:“那你能跟我回家吗。”
“我真的很想你。”


16.
莫关山这大半年过的也不好。
他没想到自己一纸解约书会给ONENINE带来那么大的影响,他以前甚至有些赌气,大概很多人会高兴吧,他这个组合黑历史走了。

但他回家后却整晚的睡不着觉,于是凌晨两点出门走路。
整齐的路灯,空无一人的街道。
他走在路中央,会情不自禁地唱以前的歌。

背着所谓的“背叛者”的名字,他其实无所谓。
等到时间一久,大概所有人都忘了星路璀璨的ONENINE曾经有四个人。
他可以不带口罩出门,可以不用抑制想脱口而出的脏话,也没有人再跟着他,从日出跟到天黑。
他终于属于他自己了,但是为什么还是哪里不舒服。

直到ONENINE的火速解散。
或者更早一点,私生拍的那张贺天流出来的时候。
贺天举杯看着杯中酒,明明是他的生日,他却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
他才真切地发现,自己也很难过。


17.

贺天被莫关山在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他酒醒了一半。
然后他又被莫关山揍了一拳,他酒全醒了。

莫关山那一拳显然揍得不轻,他还在喘着气:“你这个傻逼现在才来找我?”
“还带个女人去我那里吃饭?吃个🐔吧饭。”

眼看着下一脚就要踹过来,贺天堪堪躲开,三秒后才听懂了莫关山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又躲过了从耳边呼啸过去的拳头,反手将莫关山压在了墙上。贺天显然心情好极了,他慢悠悠地凑上莫关山的耳朵。
“大宝贝,你再打人我就要还手了。”

“去你麻痹的大宝贝。”莫关山用了用力,还是挣脱不开贺天的桎梏,气得他眼角有些泛红,“放开,贺几巴天。”

“我不放。”他亲了亲莫关山的眼角,“我再也不放了。”

18.
第一狗仔:解散团体老成员当街大打出手,昔日感情真如所说亲密?/莫关山贺天打架.jpg/

A:卧槽。

B:妈妈你饭的cp发…打起来了!

C:脑补一出爱恨情仇。

D:他们关系怎么可能好?ONENINE可不是某人一手拖垮的。

E:都解散了能不能嘴上积德?你家主子是不是口口声声一起承担了?

F:这图我可以写一千字相爱相杀。

G:cp狗要点脸,蒸煮都打起来了好吗

H:……团狗脱饭。原来关系好都是假象。

I:呵呵。说拖垮就搞笑了,私生图没流出来前三个白眼狼的组合可没散在庆祝生日呢。

J:怎么着他走了还得哭丧着脸烧个香吗?

K:你们砸店的事情闹的不够大?脑残粉。

L:要你饭?要脱饭赶紧滚他妈都解散了刷个鬼存在感。莫关山可不是被你们逼走的?



19.
太阳刚冒出了点头,贺天的落地窗里就满束阳光。

莫关山埋在被子里含含糊糊地叫了几声贺天,没听到回应。
他像想起了什么,猛然惊醒,贺天皱着眉头的睡眼近在眼前。
压在他腰侧的手臂他还能感受到规律的脉动。

他呼了口气,心跳才稳下来。
然后踹了睡梦中的贺天一脚,又往他身侧凑了凑,睡了过去。

等到他再次醒来就是被巨大的嗓门吵醒的。
“小红毛!”他刚睁开眼睛就迎来了见一飞扑过来的巨大的脸。
“操你妈离我远点!”莫关山翻了个身躲过了见一的飞扑。

“贺天你真的,行动派。”展正希看着那厢已经打起来的莫关山和见一,对着贺天表示由衷的佩服。
昨天连饭都吃不上,今天人已经睡他家了。

“我还后悔,没再早一点。”


20.
见一个二傻子说要四人情侣约会,结果十分钟两队人马就走丢了。

贺天给莫关山买了个巨大的棒棒糖。
莫关山还在刷微博,示意贺天把糖纸剥了。

贺天把糖纸剥了塞给莫关山,才发现莫关山又冷着脸皱起了眉头。

而身后又多了几个尾随者。

他看着莫关山举起的手机里放大的图片,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你就为这个不高兴啊。”
“他们知道个屁。”莫关山咬住棒棒糖,空出双手用小号来回复那些说些不着边际的话的网友。

“幼稚鬼。”贺天停下了脚步,抽掉了莫关山的手机。
“干嘛!”莫关山凶狠.jpg
“教你个大招。”

贺天牵着莫关山来到了广场中央的喷水广场,周边来往的人流不止。他摘了帽子随地一扔,又把莫关山的帽子也飞了出去。

莫关山显眼的红发露了出来,不少女生已经看了过来。

“你…”
贺天没让他说完就拿走了他的棒棒糖亲了上去。他的亲吻比平日温柔一点,唇齿交融。

周边的声音越来越大,夹杂着拍照声、尖叫声和交谈声,还有远处保安的哨子声。

莫关山听不到了,他就听见贺天浅浅的呼吸声。
他只能感受到贺天的舌尖舔舐过他的每一寸口腔,刚才的糖味在嘴里一点一点被稀释掉。

他没闭上眼睛,贺天闭着眼睛平和而温柔的神情清清楚楚。

像在说。
如果那天你晚走一步,我一定也会像现在这样亲你。

评论

热度(1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