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会瞧

胆小鬼

很喜欢这里面的舅舅

于晚:

中秋台风。现paro。

人物墨香的,OOC我的。

小甜饼段子。


好好的一个中秋前夜,全让台风搅了。江澄在被台风迷迷糊糊吵醒的时候,整个人陷入一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情绪里。

江澄睡眠一向浅,至少和蓝涣比是这样。为这事江澄还被心大睡得死的魏婴嘲笑过,说江澄要么是心思细腻谨慎过头性格使然睡不好,要么是做太多坏事心虚得睡不好。江澄一听冷笑一声直接上去和魏婴闹,心想我才没干什么坏事,除了那次蓝涣告白自己太忐忑不小心拒绝了人家,害得别人伤心了好久那件算是坏事以外,其他我怎么能和你魏婴比。
不过江澄那种但凡有点声响有点光线他都能醒过来的浅睡眠,也真是太浅了点。幸好这种情况在蓝涣怀里会有所改善,毕竟很安心你说是吧。

江澄现在就是睡在蓝涣怀里。每次这叫“莫兰蒂”的台风加速起势要呼啸而过的时候,树叶伴着风拍在窗户上的时候,蓝涣特意挑选的厚重的窗帘都没挡住这些嘈杂的时候,江澄都被吓得不由自主的心紧。网上说这台风名字闽南语的谐音就是“没人要”。江澄在心里一边吐槽,这么狂,肯定没人要,一边往外边轻轻挪,挪出蓝涣怀里。接着轻手轻脚找到手机和耳机,打算堵起耳朵听音乐缓一缓,最后找一找蓝涣温热的手掌,握着,闭上眼,完美。

然而蓝涣早就醒了,江澄每次一动他都能醒。暗中观察自家爱人那些为了不吵醒自己窸窸窣窣的小动作,心里不禁觉得这人真是可爱,尤其找自己手握着的时候。
江澄不善表达,但蓝涣从来没有怀疑过彼此相爱这件事,江澄的爱在生活的点滴里。

蓝涣抽出了江澄的手,也不开灯,一下直接把江澄搂进了怀里,低低笑着。江澄心想,很好,这下谁都不用睡了。

蓝涣一直都觉得江澄胆子大,印象中没有特别怕什么,和魏婴他们玩的时候,试胆大会蹦极跳楼机过山车什么都敢玩。无意就调笑了一句:“阿澄原来这么怕台风啊,来我怀里,我给你顺顺毛。”

谁知道江澄听了马上吼了回去:“我才不怕!!”

蓝涣心想,这是不怕的样子吗。于是顺毛的动作更温柔了,还亲了下江澄的额头。气得江澄直接把腿挂上了蓝涣的腰。

江澄原来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从来不觉得有什么能吓得住自己。但和蓝涣在一起以后慢慢就变了。

游乐园很少去了,去了也不会玩太刺激的设施。江澄和蓝涣的家装修的时候,玻璃选的全是子弹打不穿的那种,家里但凡有角的地方,除了厨房几把菜刀以外,基本都不小于九十度,利器肯定也是全部统一收好,医药箱什么药都备着以防万一。

有一次家里聚会,蓝涣和江厌离在厨房做菜,魏婴拉着金凌要去闹,江澄想起厨房那些刀,差点拖住魏婴一顿打,幸好蓝湛眼疾手快拉住了。那是江澄第一次觉得和蓝湛有那么点心有灵犀,虽然那点可以直接忽略不计。蓝涣下厨的时候,就算江澄不用动手他也会靠着门边看,反正看着就是安心。

除此之外,江澄开车也越来越慢了,能不抢就直接让。越来越纠结细节上的东西。魏婴发现了就和金凌联手嘲笑江澄性子被蓝涣磨得越来越软,越来越粘人,所以果然是师妹么。江澄听了逮住他俩又是一顿笑闹。

江澄曾经自私的希望,他和蓝涣彼此,不做对方的软肋,只做对方的盔甲。但最后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当然江澄现在一个人的时候也还是什么都不怕。他不过是希望在可控的范围内能陪在这个人身边久一点。

这么想着便摘下一只耳机,顺着蓝涣的脸摸索到耳朵温柔的塞进去,接着换到他们都喜欢的音乐。顺便把蓝涣搂得更紧了。

“阿澄抱这么紧,我都要窒息了。”

“不管。”

风雨声中混着一声轻笑。

许多话就算江澄没讲,蓝涣也是懂的。


END.


愿书中的他们,一切安好。

评论

热度(67)

  1. 宋会瞧于晚 转载了此文字
    很喜欢这里面的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