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会瞧

我不大也不太

秋眠

蓝曦臣×江澄

(最近那些发大刀的ID我都记住了(并没有  都没有人发小甜饼……于是又暗搓搓的……:)

十月中旬 秋意渐浓

最近蓝曦臣有些苦恼,春困夏乏,他从来不知道秋眠跟人类也有关系。
没错,江晚吟开始赖床了。
赖床的晚吟特别可爱特别会撒娇特别……不可描述……咳……虽然很喜欢 ,但是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等睡过头的江澄清醒了,又会怪他没把他叫醒。
虽然晚吟不去上班也没关系,蓝大总裁也特别想让自家爱人多睡一会,每天睡到自然醒,有时候晚上过于……咳……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可是晚吟闹起别扭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开玩笑!!堂堂营销部总监老是迟到请假,还怎么镇的住手下的人??!
这可真是苦了蓝涣了……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今天天气非常好,温暖的阳光透过白色的纱窗洒在床上,床上照例还鼓着一个大包。
蓝曦臣已经做好早餐,就等着叫江澄起床了。走到床边,看着床上鼓起的大包,蓝曦臣半是无奈半是宠溺。
没办法,只好俯下身轻声哄道:“晚吟,起床了。”温热的气息拂过江澄的耳廓,挠的人微微发痒。“唔……”江澄微微睁眼,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和落在脸上的发丝相触。蓝曦臣将发丝轻轻拂到江澄耳后,干燥温暖的手掌触到江澄脸颊,让江澄情不自禁的往手掌蹭去。蓝曦臣看着江澄小猫似的动作,内心真是软得一塌糊涂。真是甜蜜的折磨……
没办法,蓝曦臣只好将江澄连人带被一起抱坐起来。“晚吟,再不起床又要迟到了。不怕被魏婴说了?”
睡意正浓的江澄才不管魏婴是谁,他只想蓝曦臣躺下来和他一起睡,他喜欢蓝曦臣的怀抱。“唔嗯……蓝涣……就再让我睡一会儿……好蓝涣……”说着还把手环上蓝曦臣的脖颈,将脑袋靠在了蓝曦臣的肩膀上,整个人还不住的往蓝曦臣怀里蹭,裹在江澄身上的被子也随着他的动作落到了腰间。哦,江澄从夏天就开始裸睡了。到秋天也没改。江澄白皙的皮肤晃的蓝曦臣喉咙发痒,勾在他脖子上的手臂还带着前几日亲热时留下的痕迹。
“晚吟……”蓝曦臣抱着江澄的手拂到了他的后背,细腻的皮肤让蓝曦臣爱不释手。细细密密的吻落到了江澄的额头,眉间,鼻子,嘴巴。湿润的气息钻进江澄的鼻间,窜入江澄的嘴巴。灵巧的舌头扫过江澄的上颚,勾过江澄的舌头一起……江澄迷迷糊糊的回吻蓝曦臣,来不及咽下的唾液顺着嘴角流下。在江澄发出呼吸不畅的呜咽声时蓝曦臣才放开他。蓝曦臣舔掉他嘴角的唾液,鼻尖喷洒着比之前粗重不知道多少的热气,“晚吟,你再继续勾引我的话,我们都不用去上班了。”
江澄伏在蓝曦臣的肩头微微喘气,此时他虽已没了困意,但还带着刚醒来的黏人,环抱着蓝曦臣的双手更用力了,修长的双腿蹬开被子,跪坐在了蓝曦臣腿间。他就是不要蓝涣走开,就是要抱着蓝涣,就喜欢蓝涣亲亲他。江澄睁开半阖的眼,亲吻后的眼水光潋滟,激的蓝曦臣几乎是立马就有了反应。“蓝涣,涣哥哥……”说着还用膝盖轻轻顶着蓝曦臣腿间的鼓包,“涣哥哥……你这样……还能去上班吗……”江澄几乎是立马被压着倒在了床上,蓝曦臣喘着粗气,咬着江澄的耳垂,手掌在江澄的背上来回抚摸“晚吟……你自己撩拨的……一会不要怪我……今天就跟我一起请假吧……”说着就用力的吻上了江澄的唇。
今天的早餐,换成晚吟。
床上一片不可描述。












我本来想仔仔细细的写的……但是功力有限啊!!!觉得好啰嗦……不该写的地方写特别详细……该详细的地方又没写好……好烦哦……我一个黄花大闺女!!还有……有没有撞梗啊……撞梗致歉…………我真的好想开车啊……可是飙不起来啊!!捶胸!!!咳血!!今天就到这里吧……我静不下心写了……室友在玩节奏大师和阴阳师……我的节奏跟着她们走了……好了废话好多你们不要嫌弃我……掰掰 下次再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哦……再讲几句……我怎么感觉我写了这么久看起来几秒就看完了!!!气哭!!!写的一点都不好!!切!!我不管了!!!

评论(29)

热度(41)

  1. 狂歌需纵酒宋会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