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会瞧

体测 一发完 (假装是520贺文

日常
ooc
赶在零点前写好了.......


因为下雨推迟了两周的体测终于来临了,却还是个阴天。清晨大家在睡梦里的时候 窗外还淅淅沥沥下着小雨,贺天心里有事,一早就醒了。怀里的莫关山睡梦里还皱着眉头。贺天伸出手抚了抚他的头发,又转头看向窗外。
雨再下大点吧……
莫关山发烧好几天了,一直持续着轻微的低烧,连带着扁桃体发炎,吞咽口水都难受,只愿意喝酸奶饱腹。
贺天是昨天才知道莫关山生病了的。也怪他没注意,莫关山一直跟个没事人一样照常上下课,该打游戏还打,该嘻嘻哈哈还嘻嘻哈哈。
莫关山自己也没当回事,头疼一阵一阵的来,他只以为自己晚上睡眠不足导致的,想着晚上早点睡补回来就好了,谁知早睡也没用,早上起来反而更疼了,喉咙也痛,但是没流鼻涕他就想着应该不是感冒,照样开着空调睡觉。
直到昨天,头痛的像有个小人拿个小锤子一直砸他后脑勺似的,浑身上下还使不上力,终于不耐烦了,更不用说他这两天压根没好好吃上一顿。跑去跟贺天哼哼唧唧说不舒服,头好疼,嗓子也疼,咽口水都痛。贺天又生气又心疼,气他不早点说,气自己这么两天都没发现小莫仔不舒服,心疼他这两天饭都没能好好吃。急急忙忙跑去药店买了药,又订了一份山药粥,特意叮嘱店家不要放味精少放盐,看着莫关山喝下小半碗粥,又吃了药,才稍稍放了心,扭头又急忙催着人快点上床睡觉。
临睡着前莫关山突然喊了一声:“明天体测!”贺天也被他惊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眉头早就紧紧锁着了。“你发着烧呢,这么难受还关心什么体测,多关心关心自己的身体我就阿弥陀佛了,高中的时候就这样,身上有伤还去打工,也不去......”贺天还没说完就被莫关山打断了,“诶诶,说体测呢怎么又扯上以前的事了,那时候年轻啊我,贺天......就一个体测,没事的,我身体壮着呢,就一个体测而已.....”人还一拱一拱往贺天怀里蹭。贺天被他蹭的哭笑不得,双手伸到莫关山腋下一用力把人拉到了自己身上,“我知道你身体壮,可生着病体测是两码事,你已经病了这么多天,刚不还喊着头重脚轻没力气吗,体测你有力气?明天一头栽在跑道上怎么办,我不得疯......”莫关山挣扎着往上挪了一点,下巴抵着贺天的脸颊好声好气的说:“哪有那么夸张.........补测真的很麻烦啊..........更何况别的人都跑,就我一人娘们唧唧的说发烧不跑成何体统啊.......这不有你么,我相信你只会让我栽在你怀里的哈哈哈哈哈贺天........”话刚说完又一下一下轻啄着贺天的嘴唇,讨好的看着他,眨巴眨巴的眼睛像一只小奶猫。贺天被他看的没办法,心里明白莫关山肯定不愿意补测,好声好气的和他说只是不想让他不高兴,只得叹了一口气说:“知道了知道了,但明天早上起来你要是头更痛了一定得跟我说知道吗,不要逞能,补测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看谁敢说你。”“哈哈哈哈哈知道了。”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就从贺天身上翻了下去,团了团自己挤进了贺天的怀里。贺天一下一下摸着他的头发,也渐渐睡了。
早上起来看见窗外下雨以为体测还会推迟,刚想松口气,就接到学校通知体测依旧进行,风雨无阻。贺天心里怄了一股火,不断骂着傻逼学校。莫关山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洗漱完毕之后就在想体测要穿什么衣服了。其实早上起来头还是疼,较昨天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倒是不敢和贺天说,就怕贺天生气。
操场检录处。
雨已经不下了,天还是低压压的,一副随时要下暴雨的样子,学校怕下雨推迟进程,决定所有项目全部一起测完,不分上下午了。贺天揽着莫关山念叨:“跑步的时候跑慢点知道吗,成绩一点都不重要,撑不住了立马给我停下,不许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知道吗,我就在一边,有情况立刻和我说.......”莫关山随口嗯嗯嗯的应着,心里却在想开玩笑老子一直是一千米的领头者好伐,慢慢跑不存在的。
轮到莫关山这组了,前面的跳远,引体向上之类的项目倒真没花什么功夫,轻轻松松合格,倒也把身体给活动开了,贺天在一旁看着也稍稍放下了心,莫关山稍稍运动了下也渐渐兴奋了起来,时不时针刺似的头疼也给压在了脑后。
一千米。
“预备,跑!”
贺天握着一瓶水等在终点。远远看着莫关山那一组起跑,眼睛却渐渐眯了起来。莫关山,你可真是好样的,蹿那么快后面是有老虎在追你么!真是不拿身体当回事,说了慢慢跑慢慢跑.......“嗤”的又笑了出来,贺天你不就喜欢他这幅样子吗。摇摇头只得集中了注意力盯着那领头人的橘色头发。经过身边的时候贺天陪着跑了几步,“结束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莫关山努力调整着呼吸,转头舔了下嘴巴,朝贺天挑衅的笑了笑,又加速了。贺天哼哼笑笑,看见第二名起码在二十米开外,不屑道:“小垃圾,我家小莫仔生着病都跑的比你快。”
半圈.....
一圈.....
一圈半......
两圈...........
最后的半圈..........
莫关山的耳朵轰轰作响,早就忍不住用嘴巴大声喘着粗气,好渴……好累.......喉咙好痛.........他妈的脑袋好沉啊..........
最后的一百米。
莫关山还是第一名,他却没有力气加速了。心里早就在大骂自己莫关山你耍什么帅!什么狗屁第一名老子现在累到想原地去世!好好听贺天的话不行吗!偏要显摆!显摆个什么劲啊!人贺天根本不在乎成绩啊!所以我到底是搭错了哪根筋啊!
好吧,说再多也没用了......
“一号!”
“呼...呼...呼....”莫关山趴在贺天怀里喘着粗气,贺天弓着身子让自己低下来方便莫关山搭着自己的肩膀,扶着他走了几步,“哼哼,不挺厉害的吗,逞什么能呢,跑这么快给谁看啊,我让你慢点跑慢点跑,你倒好,跟个窜天猴似的……”贺天一手扶着莫关山的腰,另一只手将矿泉水瓶口贴了贴莫关山的嘴唇,示意他喝两口。莫关山灌了两口水,摸了把嘴巴哼唧道:“就是想让你看看小爷的厉害,就是生了病也比别人强...”贺天听到这话心里想,可不吗,第二名追的跟狗似的也追不上我们小莫仔。嘴上却不愿意承认,就怕莫关山的尾巴翘到天上去。
莫关山跑完步倒是不再逞能了,赖在贺天怀里让贺天背他回去,说腿酸头痛,要贺天背着回去才能好。
回去也是贺天帮着洗了澡。扭头就想趴床上睡了,贺天好说歹说让他吃了点东西,又吃了药才让他睡。
没想到的是跑了步出了一身汗,睡了一觉醒来病倒是好了。


评论

热度(73)